勞務(wù)派遣,人才租賃,社保代理,人事代理,人力資源外包,勞務(wù)外包,業(yè)務(wù)外包,獵頭公司,獵頭招聘,人力資源,職介,人才市場(chǎng) 廣州華路卓企業(yè)管理咨詢(xún)有限公司 勞務(wù)派遣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聯(lián)系我們網(wǎng)站地圖加入收藏
勞務(wù)派遣,人才租賃,社保代理,人事代理,人力資源外包,勞務(wù)外包,業(yè)務(wù)外包,獵頭公司,獵頭招聘,人力資源,職介,人才市場(chǎng)
勞務(wù)派遣  人才租賃 社保代理 人事代理
最新公告
勞務(wù)派遣
勞動(dòng)法規
華路卓觀(guān)點(diǎn)
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社會(huì )保障(社保)
人力資源


最新文章
·完善建筑業(yè)用工制度的對策
·發(fā)達國家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用工制度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的根源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現存的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變遷的
·建筑勞務(wù)派遣用工路徑依賴(lài)理論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用工的主要模式
·建筑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變遷的特
·中國建筑業(yè)用工制度變遷的歷程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研究現
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的根源

資本積累的激勵
建筑勞務(wù)用工制度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可以看出,以效率為中心思路支配下的企業(yè)用工制度轉變,促使建筑用工從使用城市固定工逐步轉變?yōu)檗r村勞動(dòng)力大量涌入建筑業(yè),推動(dòng)了建筑勞務(wù)群體的不斷壯大。在龐大的建筑勞務(wù)農民工與建筑企業(yè)之間,有一個(gè)灰色的包工頭夾心層,成為研究和解決建筑農民工問(wèn)題時(shí)的聲討對象。然而,包工頭并非是農民工問(wèn)題形成的真正源頭。在資本積累激勵之下,包工頭只是遮蓋勞資關(guān)系本質(zhì)的一層面紗。很多情況下,包工頭自己也是被拖欠工資和利潤的對象。這是因為,工程建設具有“一億拉動(dòng)十億”的特性。對于一個(gè)工程造價(jià)高達十億的項目而言,初始投資人只需投入最初的一億資金,后面的九億資金就可以由大大小小的各級承包人,即總承包建筑企業(yè)、分包建筑企業(yè)、專(zhuān)業(yè)承包企業(yè)、勞務(wù)分包企業(yè)、大包工頭、小包工頭逐級墊付。這意味著(zhù),一個(gè)建設項目啟動(dòng)與實(shí)施的過(guò)程,就是一個(gè)資本逐級卷入的過(guò)程。在這個(gè)資本鏈條中,小包工頭處于最末端,直接面對建筑農民工。建筑工人能不能順利拿到工資,關(guān)鍵不是看包工頭會(huì )不會(huì )克扣工資,而是看前期他能不能墊付得起。
資本的本性是逐利。包工頭作為建筑公司與工人之間的緩沖地帶,為掩蓋勞資關(guān)系真相、遮蔽資本逐利過(guò)程十分重要。包工頭作為直接與工人打交道的“老板”,常常在工資拖欠、權益受損時(shí)刻扮演著(zhù)減壓閥的作用。建筑工人通常在工作結束后將工資的領(lǐng)取權交給包工頭。這就避免了單個(gè)公司與大規模工人之間的直接交涉,將一對多的支付關(guān)系逐級分解,化整為零,大大削減了大規模勞工聯(lián)合抗爭的風(fēng)險;另一方面將勞資關(guān)系融合在熟人關(guān)系中,在情面和信任的雙重作用下,進(jìn)一步削減了工人反抗的可能性。包工頭作為工人追討工資的直接對象,背負著(zhù)“黑心老板”的罪名,成為上一級建筑或承包公司(資本者)在道德敗壞方面的替罪羔羊。公司與工人(資本與勞動(dòng))之間的實(shí)質(zhì)關(guān)系藏在幕后,只有人與人(包工頭與農民工)之間的非正式關(guān)系浮在表面,管理責任下放到包工頭一級的做法,將建筑農民工推入了一種被遮蔽的勞資關(guān)系中。一方面,傳統的親鄰相幫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,為勞資關(guān)系蓋上了一層溫情脈脈的面紗,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工人的反抗;另一方面,遮蔽了的勞資關(guān)系像一劑慢性毒藥,在資本貪婪的追求剩余價(jià)值的過(guò)程中,不斷腐蝕并破壞傳統的社會(huì )信任體系。
而將責任推給包工頭之后的公司資本,只有利益,缺乏責任,是有效率的,因此是受到鼓勵的。包工制只不過(guò)是資本借來(lái)遮蔽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,掩蓋剩余價(jià)值的一種形式。這就是資本積累的激勵,是建筑勞務(wù)農民工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和擴大的根本原因。

廣州勞務(wù)派遣監管不到位
應當說(shuō),與若干年前比較,我國的法律制度建設已經(jīng)成龍配套,特別是在工程建設及其用工領(lǐng)域,更是從零起步,從國家到地方、從行業(yè)管理部門(mén)到民間組織,在工程建設的各個(gè)階段、各個(gè)環(huán)節上,都有成批的法規制度;加上屬于工程建設及其用工這一特定領(lǐng)域之外、但適用于建筑勞務(wù)農民工權益保障、勞資關(guān)系處理等方面的更多的法規制度,我國進(jìn)入到了在這一問(wèn)題上法規最多、體系最為完善的國家行列。逐漸豐富而嚴謹的制度體系,與從無(wú)到有、逐漸惡化的建筑勞務(wù)農民工問(wèn)題伴生發(fā)展,形成悖論。這中間起支配作用的,固然是在效率名義下的資本無(wú)度積累,但也不能就此忽視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”的不作為。建筑農民工遇到工資拖欠或者其他合法權益受侵害時(shí),通常有三類(lèi)解決辦法:
忍受一放棄。受傷害的農民工向他們認為的“老板,,即包工頭討要應得利益或說(shuō)法,三番五次,拖延無(wú)已,終而至于失卻信心,忍氣吞聲而放棄。這是數量最多的一類(lèi)辦法,很少有沒(méi)有這種經(jīng)歷的建筑勞務(wù)農民工。這類(lèi)情形,可以叫做“欲訴不得其門(mén)”,它的廣泛存在本身,就是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不作為的表現和后果。
討要一解決。受侵害的農民工聯(lián)合走制度規定的解決道路,在各種各樣的“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”之間表達他們的維權訴求,過(guò)程漫長(cháng)而艱難,為了引起注意,他們也會(huì )采取一些被指稱(chēng)為不理性的行動(dòng),但比較節制,見(jiàn)好就收。被互相推誘,是采用這類(lèi)辦法的農民工所習慣的待遇。走這條路的結果,或者是問(wèn)題得以部分而非圓滿(mǎn)地解決,這是理想的情形;或者是訴求被置之不理或被駁回,這時(shí)候就又走上了無(wú)奈放棄或過(guò)激維權的路子。這類(lèi)情形,可以叫做“欲訴有門(mén),不得其暢”,從實(shí)踐中看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不作為在這類(lèi)情形中表現最為直接。
過(guò)激或暴力維權。在討要無(wú)果或者因討要維權而遭遇更大侵害的情形下,會(huì )出現被指稱(chēng)為“過(guò)激”、“暴力”維權行為,其后果往往是建筑農民工及其家庭受到更嚴重的傷害。在這類(lèi)案例中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不作為常起增壓作用。
總括來(lái)看,既實(shí)實(shí)在在又蹤影難覓的政府部門(mén),在對待建筑農民工問(wèn)題上所采取的不作為行為,放大了或者激化了本應依照法律和制度來(lái)化解的矛盾,從而使問(wèn)題復雜化。

來(lái)源:廣州華路卓企業(yè)管理咨詢(xún)有限公司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2-07-07 21:38:01
·上一條:發(fā)達國家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用工制度經(jīng)驗·下一條: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現存的主要問(wèn)題


閱讀本文的人還閱讀:
·完善建筑業(yè)用工制度的對策
·發(fā)達國家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用工制度經(jīng)驗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的根源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現存的主要問(wèn)題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變遷的路徑依賴(lài)
·建筑勞務(wù)派遣用工路徑依賴(lài)理論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用工的主要模式
·建筑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變遷的特征變量:用工形式
·中國建筑業(yè)用工制度變遷的歷程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制度研究現狀
·建筑業(yè)勞務(wù)派遣用工概況
·廣州社保代理機構的準入和監管規制
·廣州社保代理派遣適用范圍的模式
·廣州社保代理工平等待遇的規制
·廣州社保代理“共同雇主模式”

更多
廣州勞務(wù)派遣 廣州社保代理 臨時(shí)工 代辦社保 勞務(wù)派遣
聯(lián)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版權所有 | 招賢納士 | 員工郵箱
廣州華路卓企業(yè)管理咨詢(xún)有限公司 廣州 深圳 長(cháng)沙 汕頭 湛江
廣州總部:廣州市黃埔東路3401號亞洲鋼鐵大廈9樓 郵編:510760
電話(huà):4009903358 020-61013358 13288492666
Copyright © 2015 Waljob EMC All rights reserved. 粵ICP備17107655號-7 粵公網(wǎng)安備44011202000206號
廣州勞務(wù)派遣 廣州勞務(wù)派遣 廣州勞務(wù)派遣